开心也好,难过也罢,又会多少人在意

时间:2017-12-06  分类:心情随笔  阅读:

很多日子没有再去不带目的的去写一些东西了,就任凭手中的钢笔在纸上随意的来来回回,任凭自己的内心把心里的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宣泄出来。

戴着耳机,习惯性的当音乐响起就把声音调到最大,也许是不想听见别人的快乐,再或者是不想显露自己的孤单,每天漫无目的的在这个世界上浪费空气,

还有一个月,21岁了,这些年,我得到了些什么,失去了些什么,我不知道,非我者,终非我者,不管别人快乐也好,世界难过也罢,我还是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那么多年。

快乐还是悲伤,有时候我自己都不了解,在快乐的时候要假装难过,在伤心的时候却要假装开心,我不知道这些感情为什么要这样去装模作样,更不知道有多少人不得不这样。

没有必要,也无需知道,毕竟,非我者,终非我者,难过也罢,开心也好,又会多少人在意。

等一个人,多少年是期限,一句话要多少次练习才能说出口,忧伤的旋律我似乎不需要刻意安排就可以编写,一把吉他还是那样孤单,所以我尽心挑选了一把新的琴配它。

原本我以为这样它就可以不回寂寞了,可是琴有了两把,弹奏,却不知道该去选谁,就是这样,越是得到,越是难以抉择。

很多时候,都很好,只是我不知道怎样掩饰,所以难以抉择。这样也好,至少我是这样安慰自己,就算每个人都不是。

有时候我看见墙角那毫无声息的两把吉他,它们是如此的般配,靠在那,时间过的是那么静谧,像一幅画一样,每个来家里的朋友看见都要忍不住去赞美一下,说什么不愧是有艺术细胞的人,这样的搭配一下子就让这个房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可是,我猜他们都忘了,吉他是演奏用的,而绝非只是一个装饰,而我也只是一个落寞的孤人,外表再光鲜,又怎么能掩饰我内心的苍凉。

不知道你还记得吗?当年我在琴行买下这第一把吉他的时候,你也在。那时你的手指在钢琴上舞蹈,我却一点都不知道怎样才能让我这把刚买下的吉他颤动的声音跟你配合。

我找了最好的老师教我最快最好的学琴方式,可他却总是在那个最靠近钢琴房的私人教室里说我学琴一点都不认真。

其实只是他不知道,有你在钢琴房里弹琴,我哪里还能专注的学琴。可是我回去后却每天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在反反复复的练习。

练到只用了别人一半的时间就把几个指尖练出了厚厚的茧子,练到老师都以为我是个十分具有天赋的人,练到老师都不再会在课上说我不认真。

可是他哪里会知道,我练得如此认真,是因为我的内心实在是太害怕,害怕我还没学好,还没有能力和你合奏,你就已经离开了。

终于,在我旁敲侧击,在我反复练习后,我终于学会了能够和你合奏的曲子,我几乎兴奋了一夜,几乎可以说是已经烂熟于胸,可是当我即将见到你,却也是紧张的手心发汗。

我故意弹的很大声,故意吸引你的注意,好在你也用你的琴音回复了我,我开心的手都在抖。别人都说,你听,他们的琴音好配啊,我终于有了理由跟你说上一句话。

这样的日子我们过了只有短短的一个多月,一个月后你告诉我你要去一个叫澳大利亚的地方,我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也不想知道,因为我知道我去不了。

再到后来,我终于再也没有听见你的琴音,也就是在我一个人百般心伤的拨动那苦涩的琴弦的时候,我终于才明白。

吉他怎么能和钢琴合奏,我的破牛仔裤哪里能配的了你高贵的晚礼服,就算有,那也只是你曾经的高贵的施舍。

21岁了,家里人问我想要些什么,我说什么都不要,于是母亲给了我好几百万的房产,父亲给了我家里店的所有权,可是这些是我想要的吗?

对,这些都是别人难以得到的,可是说道最后,这些不过就是钱。很多年前我就说过,纵使富可敌国,若无所爱,富可敌国又有何用,我需要钱,但是我只需要生存所需的就够了,别的,我嫌多。

有一个地方,离我不远,最多两个小时车程,可是三年了我都到达不了,有一个人我一直不敢叫她的全名。

因为,我不知道是应该叫她的名字还是某某夫人,想见她,却害怕看见,矛盾,难过,有什么用。

非我者,终非我者,好几次放假都想去某些地方,但最后还是自己给自己找了借口,是的,自己骗自己,似乎很有说服力,所以21岁了,还是没有勇气。

21岁生日,不想请几个人,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在饭桌上说些什么。

听着音乐,直到手机快没有电才发现自己听了很久,这些年怎么过的,后面怎么过,随遇而安,也算一种安慰吧。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